首页 > 艺术 > 培训 >  正文

音乐剧《变身怪医》

2017-03-20 14:48:13 来源:澎湃新闻

  人性中的善与恶能分离吗?

  英国作家史蒂文森在小说《化身博士》中,曾对这个哲学命题进行了探讨。

  小说中的故事发生于1885年的伦敦,因为父亲患有精神疾病,医生杰克决定调配一种可以将人性善恶分离的配方。试验配方的过程中,杰克分裂出了双重人格——白天他是善良的杰克,晚上便化身为邪恶的海德。他终日徘徊在善与恶之间,被内心的负罪感和犯罪快感撕扯,与未婚妻艾玛、底层舞女露西的情感纠葛,也令他无所适从……

  问世以来,这部讲述人性善恶角逐的经典,多次被改编成电影、电视剧、戏剧、漫画,而在心理学界,杰克与海德(Jekyll & Hyde)已然成了“双重人格”的学术代名词。

  1990年,美国作曲家弗兰克·怀德霍恩联手编剧莱斯列·布里克斯,以《变身怪医》为名将小说搬上了音乐剧舞台,1997年开始在百老汇驻演。

 

  《变身怪医》巡演版剧照

  音乐剧中,以“双重人格”为题材的作品并不鲜见,《剧院魅影》中的魅影便有着人格交错的典型特征,但相比隐藏于面具之后的神秘莫测,《变身怪医》直接将男主角的人格分裂鲜明快意地呈现在观众面前——医者仁心与疯狂杀虐,激烈而持续的情感反转,强刺激的戏剧体验成为本剧一大卖点。

  《变身怪医》曾在28个国家上演,今年7月—10月,中文版亦将登陆北上广连演近90场,上海大剧院是首演站。

 

  《变身怪医》中文版主演阵容

  日前,《变身怪医》中文版公布了演员阵容:刘令飞/郑云龙共同挑战杰克,张会芳/王梓庭共饰艾玛,来自荷兰的华裔女演员徐丽东主演露西。中文版导演大卫·斯旺、原版作曲弗兰克·怀德霍恩也特意来到上海,与媒体分享了他们对本剧的一些看法。

 

 

  《变身怪医》中文版中的两对主演

  问:如何看待杰克/海德这个角色,以及他身上的黑白两面?

  大卫·斯旺:不仅仅是杰克和海德,其实剧中的每一个角色都有他们的两面性,都有他们想对外界隐藏的、不为人知的另一面。

  具体到杰克/海德,他想要跻身精英阶层,想要努力融入上流社会,永远想做“对”的事,但他又极为忧心甚至恐惧会落得和父亲一样的下场,因为父亲最终得了精神疾病,被强制送进精神病院,他有这样一个家族遗传。

  所以他其实一直在压抑自己的另一面,直到有一天因为医学实验,他的另一面被意外释放出来了,而他本来希望这一面被完全分离去除的。然后我们可以看到在他身上,杰克(善)的一面在,海德(恶)的一面也在,他从未意识到的一面一下子冒出来了,大有完全占据和控制他思想的意图。

  小说原著中有一句精辟的总结:令人诧异的并不是这一个个体分裂成了两个人格,而是这两个人格其实正是同一个人。所以说,杰克和海德都是这个人的两面,这一点是极富魅力的。

 

  《变身怪医》巡演版剧照

  问:作曲家在写音乐时,是怎么为全剧定调的?

  弗兰克·怀德霍恩:我的工作就是用音乐语言给一部音乐剧定调,给所有角色定调。

  首先,为同一个人谱写两种人格的音乐是非常有意思的。同时,编剧、词作者莱斯列·布里克斯还创作了两个女性角色艾玛和露西。实际上,她们也可以代表不同生活境遇下一个人体现出的两面。这正是这部剧最大的主体——男人和女人、人类的二元性,正是这一点让这部剧可以跨越时代、跨越文化,让人获得共鸣。

  我们每个人可能每天都在挣扎要选择成为什么样的人,如果你释放出内心一直压抑着的另一面,又会变成什么样呢?

  我也想替编剧说说通过这部剧他想表现的东西。打个比方,你有一个男朋友,他惹你生气,你气到恨不得杀了他,但你不能,因为这于法于理都是不容的。可如果是一个不受世俗、法律、道德束缚的你,一个惊世骇俗的你,可能就真的动手了——这其实就引出了一个很深刻的关于人性的哲学问题,人到底是挣扎在善与恶这两面,还是挣扎在善和自由这两面,这里的自由指的是一种不受任何约束的自由。这可能就是编剧想通过这部音乐剧探索的问题。

 

  《变身怪医》巡演版剧照

  问:作为截然相反的两面,杰克和海德的音乐风格会大相径庭吗?

  弗兰克·怀德霍恩:是的,两人的音乐风格有很大的不同。杰克是比较正面的,有点英雄主义,他的旋律也比较正面、大气,包括他与未婚妻艾玛的恋情,旋律会比较浪漫。海德呢,旋律就会偏向野性、性感,很有爆发力。

  问:剧中有一段纠缠不清的三角恋,对推动这部剧起了一个什么样的作用?

  大卫·斯旺:以导演的角度看,我一直认为,杰克的人生中有两个女人存在。

  一方面,他尽可能过着一种上流社会、贵族的生活,然后要找一个门当户对的对象,他当然是真心在乎并关心着艾玛的,他也认为她是个合适的贤内助,能在上流社会的社交生活中帮助他。

  另一方面,他和露西之间的那种吸引力是很直接、很原始的,更接近本能。然而,露西被看作是“坏女孩”,特别是相对于艾玛。艾玛是他构想中会和他在一起的女孩,露西是他无可救药迷恋上的女孩。

 

  《变身怪医》巡演版剧照

  问:你认为他对两方都是爱吗?

  大卫·斯旺:我认为是的,不只是从一个男性的本能来说。这种可能性是存在的,你在一段关系中被一个人的某种特质所吸引,但同时,你内心的另一部分却又为另一个人完全不同的另一种特质所折服。这正勾画出了杰克的情感困局,他的选择也反映出了真实的自己。

  弗兰克·怀德霍恩:这是一个很真实、很现实的问题,人们其实很怕做这样的选择。可能杰克在某方面也爱着海德(或者说是海德的生活),因为在原著里,杰克意识到,海德有着他未曾拥有的无限自由的生活。

 

  《变身怪医》巡演版剧照

  大卫·斯旺:这是一个非常有意思的描述。在原著中,杰克其实是非常高大的,然而当他变成海德时,他的体格发生了变化,他变得更矮也更壮了,所以没有人能认出他就是杰克。

  这部作品的大背景是英国维多利亚时期,这是一个道德标准非常严苛的时期,人们会去教堂,别人审视你的目光也会非常严格,所以这部小说也是想探索,如果没有这诸多的限制,如果别人都不认识你,你会如何处事?

  音乐剧的编剧莱斯列·布里克斯正是英国人。他可以说是英国维多利亚时代的文学专家,所以他写下了《假象》(Fa?ade)这首歌,讲述了每个人可能都戴着一张假面,我们的父母、朋友看到的都是不同的我们。

  我们已经看到过很多合家欢的、更热闹的音乐剧,《变身怪医》的特别之处在于,透过这部剧,我们每个人可以重新审视自己的生活。我们总有许多不被允许去做的事,也许父母不允许,也许社会不允许、文化不允许,但有时候自己的内心会告诉我们,要坚持走下去。

  当我在亚洲导演这部剧的时候,我感觉相对于其他地区,亚洲人的文化普遍含蓄、隐忍,道德标准也比较高,所以人们可能没有机会,也会特别想释放自己不为人知的一面。这正是这部剧能强烈触动人心的原因所在。

 

 

  《变身怪医》巡演版剧照

  弗兰克·怀德霍恩:我要插一句,史蒂文森写过这本书两次,第一版的书稿被他老婆扔到了火堆里,因为她觉得太恐怖了,然后他又写了一次,就是我们现在看到的版本。

  问:据说作曲家写《变身怪医》时受了一部电影的启发,是哪部电影呢?

  弗兰克·怀德霍恩:我不是被一部电影,而是被话剧《德古拉》启发,那是1979年一部在百老汇上演的知名话剧。那也是我第一次看一部维多利亚时代背景的话剧,第一次感受到如何把古典文学题材嫁接到现代话剧上,看了以后特别受启发。

 

  1931版电影《变身怪医》海报

  写剧时,我还看了1931年的老电影《变身怪医》(有名《化身博士》),弗雷德里克·马奇主演的,他正是凭这部电影拿了奥斯卡最佳男主角。当然,这是一部至少在当年拍得尺度比较大的电影。可以说,话剧《德古拉》和电影《变身怪医》同时给了我灵感。

 

  《变身怪医》巡演版剧照

  问:每个国家之间的文化都是非常不同的,你们在制作《变身怪医》中文版时,如何克服文化差异?

  弗兰克·怀德霍恩:我还是会尽量把重点落在故事本身。当然,故事是基于某一种文化而诞生的,也会带有当地的文化印记,但我想得更多的是如何用音乐去说故事。有了剧本和故事,我就会尽一切力量用音乐语言描绘一个个角色,我也会使用更现代的音乐风格。

  大卫·斯旺:我在三十多个国家工作过,我感受到的是,虽然国别、文化、种族让我们有了隔阂,但作为人类,我们的相似之处要远远大于不同之处。当我们有一个好故事,也有了好音乐,就像弗兰克写就的,如果他可以打动美国观众,也一定能打动中国观众,因为我们其实没有那么不同。(原标题:音乐剧《变身怪医》:人性中的善与恶能分离吗)

编辑:前哨薛书田
1 共1页
未来网

看新闻不过瘾来这里吐槽

版权所有:共青团中央网络影视中心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5108号 京ICP备13016345号-1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  客服电话:010-57380506
音乐剧《变身怪医》:人性中的善与恶能分离吗.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