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拉瓦乔:画坛不羁的“坏小子”

2017-03-16 16:07:16 来源:澎湃新闻

  卡拉瓦乔(1571-1610)在艺术史上是一个具有革命性的名字。他那种充满张力,甚至近乎粗暴的自然主义,以及他对于光线明暗对比的运用,对于同时期和后世的欧洲艺术家都产生了深远的影响,其中就有奥拉其奥·简提列斯基( Orazio Gentileschi)、瓦伦汀·德·布伦(Valentin de Boulogne)以及赫里特·凡·洪特霍斯特(Gerrit van Honthorst),他们都从卡拉瓦乔的作品中汲取了不同的养分,并将他的风格传播到整个欧洲。然而在17世纪中,“卡拉瓦乔主义”受到当时盛行的古典主义的冲击,这一派的艺术家渐渐退出了画界主流,直到20世纪初才得到复兴。

  2016年10月12日至2017年1月15日,英国国家美术馆将举办的“卡拉瓦乔之上”展览就将从这位传奇的艺术家入手,同时带来来自意大利、法国、荷兰、西班牙的那些受到他影响的画家作品,讲述这位文艺复兴后期的艺术家是如何影响了他的时代。这将是英国举办的首个关于卡拉瓦乔及其追随者们的大展,重新检视“卡拉瓦乔主义”的艺术风潮。

  来自自然

  米开朗基罗·梅里西·达·卡拉瓦乔(Michelangelo Merisi da Caravaggio)1571年出生于意大利北部的伦巴第,他曾在米兰做过一阵子学徒,不过当时任何小有才华的人都会去罗马,卡拉瓦乔也不例外。初来乍到,罗马的日子并不很好过,靠着画一些蹩脚之作和宗教题材作品的复制品,20岁的卡拉瓦乔勉强糊口。不久后,他加入Antiveduto Gramatica和切萨里(Giuseppe Cesari)的工作室,改变了自己的作画题材,开始专注于画果蔬花卉。

 

  卡拉瓦乔,被蜥蜴咬伤的男孩,1594-1595

  卡拉瓦乔早期的独立作品多为年轻人、乐手和预言家。这些作品中常常描绘日常物件,并且运用自然的光线,因此被认为具有很高的原创性。卡拉瓦乔将观察自然置于很高的位置,这一点在他写实的静物画中就能够充分体现。他认为画静物和人物需要同等的技巧。“来自自然”是他的艺术中最值得称道的创新之处。

  这些早期的绘画很快引起了一些极赋影响力的赞助人的兴趣,其中就有红衣主教弗朗切斯科·马里亚·德尔·蒙特(Francesco Maria del Monte)和当时意大利著名银行家和赞助人威琴奏?朱斯蒂尼亚尼(Vincenzo Giustiniani)侯爵。

  卡拉瓦乔的朋友圈

  1599年卡拉瓦乔接到了第一份公共的委托,为罗马的孔塔雷利教堂创作两幅画——《圣马太蒙召》(Martyrdom of St Matthew)和《圣马太的殉难》(Martyrdom of St Matthew)。一年后当这些画作最终呈现在公众的面前,卡拉瓦乔一夜成名。他在顷刻间成为了罗马最富有也最有名望的那些赞助人的宠儿,其中就有贵族Ciriaco Mattei,他委托卡拉瓦乔创作了《在易默思的晚餐》(The Supper at Emmaus)以及《耶稣被捕》(The Taking of Christ),幸运的是,这两件作品都将在此次的展览中得见。

 

  卡拉瓦乔,在易默思的晚餐,1601

 

  卡拉瓦乔,耶稣被捕,1602。版权所有: 爱尔兰国家美术馆

  同行们也对卡拉瓦乔给予了很高的推崇。特别是年轻一辈的画家,很多人开始学习和运用他的绘画方式。其中,巴托洛梅·曼弗雷迪(Bartolomeo Manfredi)对于卡拉瓦乔式艺术风格的继承和传播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

  艺术家乔瓦尼·巴廖内(Giovanni Baglione)和奥拉其奥·简提列斯基(Orazio Gentileschi)均与卡拉瓦乔有私交。巴廖内是最早一批开始模仿卡拉瓦乔的,但是两人很快成为竞争对手,这种敌对关系在1603年一场法庭审判中达到顶峰。而简提列斯基则作为审判中的证人,称他曾借给卡拉瓦乔一件圣方济会托钵僧的长袍以及一对翅膀——可能是作为他画作中的道具。这一点证明了两人十分熟识。

 

  奥拉其奥·简提列斯基,大卫与歌利亚,1605-1608。 版权所有: 爱尔兰国家美术馆

  最亲近的追随者

  卡拉瓦乔取材于生活的绘画实践和他对光影的运用迅速成为人们争相模仿的对象,不过,画家们并不止步于简单的复制,他们发展出了各自不同的方法和风格。可以说,卡拉瓦乔仅仅是一个起点。如果能够近距离观察切科·德尔·卡拉瓦乔(Cecco del Caravaggi)、巴托洛梅·曼弗雷迪、洛·斯巴达里诺(Lo Spadarino)以及何塞·德·里贝拉(Jusepe de Ribera)的作品,就能够发现这些卡拉瓦乔的追随者们拥有怎样精湛的技艺和鲜明的个性。

 

  乔凡尼·安托尼奥·加利(又称为洛·斯巴达里诺),耶稣展示伤口,约1635-1635。图片提供:珀斯博物馆与艺术画廊

  崇拜者与模仿者

  当时的画家从意大利各处竞相来到罗马,只为了一睹卡拉瓦乔的作品,这股热潮在卡拉瓦乔在世和他1610年死后的数十年间一直持续不断。随着对于卡拉瓦乔及其追随者们的作品数量需求的不断增加,所谓“卡拉瓦乔主义运动”也应运而生。这是指艺术家以描绘自然和写实为风格、运用强烈的明暗对比、并且以卡拉瓦乔自己钟爱并使之流行的那些物件作为表现对象。因为父亲奥拉齐奥的关系,阿特米西亚·简提列斯基(Artemisia Gentileschi)也许在还是小女孩的时候见过卡拉瓦乔,但在这一波卡拉瓦乔主义运动中的画家,很少有人直接和卡拉瓦乔本人相识。

 

  阿特米西亚·简提列斯基,苏珊娜与老者,1622。The Burghley House收藏

  许多模仿卡拉瓦乔风格的画家都受到过同一位赞助人的委托——枢机主教博盖塞(Scipione Borghese),他是卡拉瓦乔的粉丝也是热心的收藏者。

  在那不勒斯

  卡拉瓦乔曾两度造访那不勒斯,第一次是1606至1607年,他因犯下谋杀案被罗马执法机构追捕逃亡至那不勒斯。第二次在1609至1610年,他再次造访,随后还去马耳他和西西里转悠了一圈。那不勒斯王国彼时在西班牙的统治之下,这个城市本身具有非常活跃的商贸交易和文化氛围,因此吸引了很多来自西班牙的艺术家们。

  那不勒斯的画家们常常去到罗马,像是里贝拉在他的成型阶段就在罗马待过一段时间,他必然看过卡拉瓦乔的画作。然而,卡拉瓦乔在那不勒斯的创作才是对当地艺术家具有最为直接和深远的影响,比如《七善行》(The Seven Acts of Mercy)。

 

  何塞·德·里贝拉,圣安托洛缪的殉难,1634。图片提供:美国国家美术馆

  在他成熟后的作品中,卡拉瓦乔摒弃了他在罗马时期热衷的叙述技巧和色调,转而运用一些夸张手势和强光束,这种组合和宗教题材一拍即合,画面的情感张力和视觉效果能够有机地融合。

 

  卡拉瓦乔,莎乐美收下圣约翰的头颅,约1609-1610

  全球性的运动

  在罗马,无数来自法国、荷兰、弗兰德的画家竞相模仿卡拉瓦乔,感谢他们,使得卡拉瓦乔的声望迅速传播开来。乌特勒支的几位画家特别着迷于卡拉瓦乔的自然主义风格,他们在意大利度过大量的时光,渴望能够接触和学习到卡拉瓦乔的第一手作品。

 

  亨德里克·德·布吕根,音乐会,约1626

  事实上,卡拉瓦乔从未在绘画时使用蜡烛,但是他的名字总是与烛光场景联系在一起。画家们将卡拉瓦乔对明暗关系的处理作为基点,不断夸张光在画面中的效果,最终使光本身成为了焦点。

 

  赫里特·凡·洪特霍斯特,耶稣在大祭司面前,约1617

  被称为“夜画家”的赫里特·凡·洪特霍斯特(Honthorst)特别偏爱描绘夜晚的场景,他对于烛光在绘画中的运用起到了很大的作用。乔治·德·拉·托尔( Georges de La Tour)则将这一流派带向了一个更加成熟和精致的境界。

 

  乔治·德·拉·托尔,玩骰子的人,约1650-1651。版权所有:普雷斯顿公园博物馆

  卡拉瓦乔的原创性主要在于他将活生生的路人拉进画室作为模特,而非当时流行的临摹雕塑或是前辈画作,以及他对于光线富有戏剧性的运用。他不惮于打破传统,将人们熟知的题材以始料未及的方式表现出来,他为圣经故事注入了新的生命力,甚至于,在他的画作中,神圣与亵渎仅有一线之隔。他的故事被不断传说,他的影响迅速蔓延,这个画坛不羁的“坏小子”成为了一个时代的偶像。

 

  卡拉瓦乔,圣约翰在旷野,约1603-1604。版权所有:尼尔逊-阿特金斯艺术博物馆(原标题:卡拉瓦乔:画坛不羁的“坏小子”如何成为一个时代的偶像)

编辑:前哨薛书田
1 共1页
未来网

看新闻不过瘾来这里吐槽

版权所有:共青团中央网络影视中心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5108号 京ICP备13016345号-1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  客服电话:010-57380506
卡拉瓦乔:画坛不羁的“坏小子”如何成为一个时代的偶像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