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过女儿,我看到了自己

2017-03-16 13:20:24 来源:中国网

  (原标题:赵扩的“水墨日记”:通过女儿,我看到了自己)

    “和你们在一起的两年又七天——赵扩的水墨日记”在长沙月湖时当代艺术中心展出有十来天了,因为没有大宣传和推广,整个展览并没有门庭若市的热闹,但每天都有一些人来来往往着,看画,买画,画画……

  和赵扩老师的对话是从“等”开始的。

 

  我们等来了一个刚刚好的上午,等来了一个正合适的心境,然后开始了对话。

  很多人都知道,“和你们在一起的两年又七天”的创作是从2014年9月3日开始的,为什么是这一天,因为那是赵扩第一个女儿出生的日子,是为纪念而纪念的日子,那一天他“等”来了自己独立家庭生活中的第一个“你们”(妻子和女儿),在这之前,只有“你”(妻子)。

  一个懂得记录的人一定是对生活对人生抱有美好期待与祝愿的人。

 

  当看到赵扩用水墨记录的那些日常生活的点滴画面时,我居然会觉得有种热泪盈眶的感觉,那些被遮蔽的记忆都被“水墨日记”搅动起来,那些隐藏的情感也开始随之波动。

  赵扩无心对外界去塑造一个好丈夫、好父亲的形象,但他自然流露出来的真实给人的感受就是如此。他撷取了生活中每一个点滴,动态的,静止的,他将一个创作者的细腻与深情全然跃于纸上,形成美的表达,然后打动了看画的人。

 

  他将锅、碗、瓢、盆、水壶等生活世界里的一切可视的器皿用笔墨速写的方式记录下来,他说它们都是有灵魂的,是可以对话的;他将妻子哺乳时坐着、躺着时的各种姿态记录下来,他说这是妻子最美的一刻;他将女儿熟睡、醒着时候的样子认真地描绘出来,他说女儿是他的老师。

  一个普通的成人断然不会说出“锅碗瓢盆会说话”这样听来荒谬的话,只有天真如孩童,才会有这样的想象;一个普通的丈夫不会时常盯着哺乳孩子的妻子看,只有深爱如伴侣,才会有这样的细致;一个普通的父亲也绝不会承认“女儿是自己的老师”,只有思辨如智者,才会有这样的觉悟。

 

  他还写“明天她要过生日了。可我去云南了,想念她,祝福她,生日快乐。祝她天天健康快乐。我回来陪她阴历生日了”这样没有修辞没有语法没有技巧而显得极朴素、稚嫩的便笺,除了“爱”,我没法用其他词解释这样的行为。

  事、物和人在他的笔下都有种无法言说的时光之美。

  这是感性层面上的赵扩。

 

  这个有着孩童般思维的画家看一切事物都觉得新鲜,但他又在所有事物上都显示出一种理智上的清醒和透彻。

  赵扩自己说,于技艺上于笔法上,他的画没有半点高明可言,我很惊讶于他正视自己短板的坦诚和直白,他是如此理智客观地看待自我。

  大多数的艺术家都明了,“范本”“公式”都可能会导致窒息“故事的声音”,真正能打动人的是技艺以外的东西,再精湛的技巧没有同层面的精神世界来匹配基本用处不大,况且,做一个展览的意义又不是全然为了凸显一个画家的技术之高,它还有更多的命题要去探寻。

  赵扩改变了“水墨日记”记录属性的现实的质感,使之有了一种更能引发想象的时空感。他一方面保留着观赏者身临其境的真实感,一方面不动声色地唤起了观赏者的想象,使之在其意识里情感里完成再度创作。这是他的高明之处。

 

  “和你们在一起的两年又七天”之于我在第一视效上是温暖的治愈的,但其实这里面弥漫着一种哲学思辨的氛围,赵扩是在记录生活,他更是在表达自己对人生的参悟。

  在他看来,他通过女儿去了解老婆,通过女儿去认识自己,通过女儿去理解自己与老婆与孩子之间的关系,他通过这三种了解去找到更纯粹的人与人、人与生活、人与世界的平衡局面。

  本能、直觉是历千万年之经验而形成的微观智慧,复潜于灵性的最深层次,偶尔升上来,必有作为。赵扩的本能、直觉在两年多前的那一天升上来了,“水墨日记”成了这一次直觉的作为。

  不是谁都有与生俱来的创造力,能以大多数人意想不到的方式把片段化的材料组织起来,使自己的作品具有对人、对人生、对人性的思辨,这是一种造化。

  这是理性层面上的赵扩。

 

  水善利万物而不争。水滋养了世界万物,但它又从来不认为万物的美是属于自己的,它浇灌鲜花和树木,但它知道花的娇美和树的茂盛都不属于自己。

  难得的是,在人们认为光荣的事物上(事业成功、家庭美满、展览卖出上千件作品)赵扩毫无骄矜之心,他始终把自己置身事外,用一种“一切的回报与获益与我无关”的姿态看待事物,他是这样的宽厚、自由、朴素和虔诚。

 

  办展览是一种“我”的表达,但办展的三个问题却是“无我”的表达,他是在为圈子和圈子外的我们问:艺术品到底是不是很贵?艺术的功能在未来到底是什么?艺术的创作行为是不是可以成为我们大众的生活方式?

  去月湖时购买作品了的朋友都知道,赵扩的“水墨日记”售出的价格可以说是低到令人咋舌,但他一副没所谓的样子,卖出画的乐趣远远比不上看到朋友圈里某位朋友因为受他的影响而开始画画写字来得满足。交易不是目的,启发人才是。

  他用自己的方式获得了答案,艺术品可以不是很贵,艺术的功能在未来是多样的,艺术的创作行为可以成为大众的生活方式。但这些产生了的答案又不是他一个人的。

 

  《沉思录》里说:无论什么事情对你发生,都是在整个万古永恒中就为你预备好的,因果的织机在万古永恒中织着你和与你相关联的事物的线。

  对待很多事情,你需要的只有等。等它,无论是变好或变坏。

  对待很多人,你能做的也只有等。等他出生等他死,等他成熟等他温柔等他变好变坏,等他与自己、与世界做出对抗再和解……

  就像,赵扩不知道今天走进月湖时的人会有谁,但他要来就会来。你来了,我就陪你画月亮画荷花……

  世事更替,一个又一个消失了,而湖水依旧清纯碧绿,一个春天也没漏。

  赵扩不会去插手事物的出现和消亡,不会去介入哪一个人的人生,他始终顺应自身,等待自然的分解,不为延缓而烦恼。他唯一要做的就是,等着时间自己走来,我只要不遗漏下任何一个春天就好。

  这是哲学层面上的赵扩。

  文字记录的远远不及谈话内容本身,再多的文字,再深的谈话都不可能表达一个完整的艺术家,他的完整只能属于他自己。

  (文/墙哥)

编辑:前哨薛书田
1 共1页
未来网

看新闻不过瘾来这里吐槽

版权所有:共青团中央网络影视中心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5108号 京ICP备13016345号-1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  客服电话:010-57380506
赵扩的“水墨日记”:通过女儿,我看到了自己.jpg